2017-12-04

【浮生狂想】63.萬念俱灰

 
 
 
 
  他觸犯的天條,興許比那隻潑猴重上幾百幾千倍。
 
  重得即便各路神佛皆識此人,卻無一尊願意搭救罪身。
 
  雙目被剜去的他淚著兩痕殷紅,沉默的讓天兵天將押解著入殿。
 
  她靜佇在旁,聽憑千音百調的譏嘲辱罵不絕如縷。
 
  沒來由的,她就是覺得這些數落之於他,未有一字入耳上心。
 
  有誰朗聲宣讀罪狀,而後厲言喝問囚徒是否服錯思過。
 
  只見跪伏之人不卑不亢無悔無懼的昂首。
 
  於是那笑彎了的眉眼清清楚楚的烙進群眾瞳眸。
 
  於是諸位仙家無不漠然注視那理所應當的除籍與放逐。
 
  她早已知曉他的知法犯法,卻對箇中緣由百思不解。
 
  僅依稀記得從某日開始,他便總是空空洞洞的勾著脣吻。
 
  與方才一樣,笑得就像此生再無欲求。
 
 
 
 

2017-11-30

【信手拈來】40.獨占欲

 
 
 
 
  「前輩,妳是隊長,是眾人夢想的依歸。在場上為排球受的傷是妳英勇奮鬥的勛章,我管不著。」
 
  長髮麗人皮笑肉不笑的靨著,同時不著痕跡的將短髮少女逼往更隱蔽的角落。
 
  「但在場外,妳從髮旋到腳趾甲,全都屬於我。妳的傷只可以是因為我。」
 
 
 
 

2017-10-10

【浮生狂想】62.老夫老妻

 
 
 
 
  他已經習慣她用各種奇怪的字眼向別人介紹他。
 
  像是掌心裡的月亮,像是培養皿中的太陽。
 
  「晃,你是我伸手可及的光。」
 
  她離開以後他仍每天拄著枴杖捧著玫瑰去看她。
 
  髮梢與墳頭,挑拈草屑的笨拙始終很溫柔。
 
  「霙,來生請妳再為我解語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