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-03-31

【浮生狂想】60.來日方長

 
 
 
 
  頸間齒痕早已止血,故舊親朋悉數入土。
 
  你就著月光憑弔過往,在追憶晨曦的同時哀悼死亡。
 
  蛻為夜色之前,青白纖軀煞有介事的對著水鏡攏整襟袖。
 
  為什麼呢?睡眠獨獨替你招致日益難堪的疲態。
 
 
 
 

2017-02-28

【浮生狂想】59.高枕無憂

 
 
 
 
  她是他所有的收藏中,最美麗的那隻蝴蝶。
 
  因為在他成千上萬的收藏中,只有她是死的。
 
  死的。不動的。冰冷的。永遠不會離他而去的。
 
  每思及此,他便能無懼無魘,甜甜笑著一夜好眠。
 
 
 
 

2017-01-07

【狂夫之言】46.賭

 
 
 
 
  男孩與神打賭,賭誰先找到那顆金色的松果。
 
  誰先找到松果送給女孩,誰就能擁有女孩當寵物。
 
  男孩不需要寵物,但他想邀女孩在祭典上共舞;神不需要寵物,但牠想要一個巫。
 
  於是身手矯健的男孩在林間穿梭,他高高攀上每一根枝條,滿懷希望的查看每一窩窠巢,卻總在驚惶的振翅聲中不斷失望。身為山主的黑鹿神則對所有蟲獸的畏縮視若無睹,牠翻掘每一寸土,窺探每一個孔洞,並做記號似的在每次徒勞後讓該處漫染薄霧。
 
  對女孩的執著竟讓男孩與神對萬物不管不顧。
 
  當水族也被擾得無法安生的時候,忍無可忍的湖水女神終於決定出面干預這場荒唐的競逐。
 
 
 
 
  ■
 
 
 
 
  女孩作了一個夢,夢見自己佇在山中最深最深處的那座湖邊,渲滿湖面的銀色月光寧靜而憂傷。隱隱約約,蟲唧鳥鳴獸吼,風中夾雜的嗚咽千聲百調似有若無。
 
  金髮的女孩作了一個銀色的夢,夢中的銀色湖面升起一團銀色的光,銀色的女神捧著金色的松果從光裡緩緩飄出。將松果擱在女孩掌心時,湖水女神的嘆息幾不可聞。
 
  女神說,這是妳當初掉進湖裡的東西。
 
  女神說,那個時候我明明已經幫妳找回來了,妳為什麼不肯收下呢?
 
  女神說,為了大家好,請妳帶著它,永遠離開這個地方。
 
  女神說,……請妳記得,妳是妳自己的所有物。
 
  金色松果在月光下閃閃發亮。女孩盯著掌心的松果好一會兒,女神盯著紋絲不動的女孩好一會兒,正打算轉身回到光裡,卻發現裙襬被她緊緊揪住。
 
  當女神再度面對女孩的時候,她鬆開祂的裙襬,轉而拉過祂的手,將松果珍而重之的放回掌中。
 
  然後然後,女孩小心翼翼的捧覆女神托著松果的雙手,一個字一個字,慢慢慢慢的說。
 
  女孩說,我以我自己的意志和他們各打了一個賭,輸家必須對贏家絕對的服從。
 
  女孩說,我希望妳能再見我一面,他們必須傾力幫我完成這個心願。
 
  女孩說,我很抱歉造成大家的困擾,但我不後悔,也不認為自己有哪裡做錯。
 
  女孩說,我喜歡妳。──這句話,我想親口告訴妳。
 
  落在松果上的淚珠被月光照得熠熠生輝。女孩一邊說著一邊哭著一邊笑著,女神盯著松果好一會兒,末了抽出一隻手,揚指揩抹女孩泛紅的眼角。
 
  女神說,人類,妳必須為自己對神的欺瞞與利用,付出莫大的代價。
 
  金髮的女孩作了一個銀色的夢,金髮的女孩再也沒有醒過。大家都說女孩因觸怒神靈而遭受魘禍,只有男孩與黑鹿神知道,祂是她最美的夢。
 
 
 
 
  ■
 
 
 
 
  男孩在祭典上與棕髮女孩共舞,黑色的山神獲得一個紅髮的巫。
 
  聽說銀色的女神與金色的鬼打了一個賭,聽說那場賭局遲遲沒有人輸;聽說在決出勝負之前,女神默許鬼魂一同憩居湖中。
 
  很久很久以後,仍有幾對冀求戀情完滿的愛侶會聽從古老的傳說,在月圓之夜攜手前往山中最深最深處的湖泊,並以松果為祭物,虔誠祈願神與鬼的加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