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-05-09

【亻什佰仟】流金

 
 
 
 
  金色是亡者的顏色。
 
  往生、往生,為什麼明明是死了的,人們卻總是說得好像正要開始呢?
 
  「妳一定要離開嗎?」
 
  「妳一定要死嗎?」
 
  夏沫望著爐火,透過拱形小門靜靜望著銀爐內的焰火,火舌歡快的捲噬方才推進去的蓮花盤與財寶箱,逐漸焦黑的紙張仍勉強維持住花與箱的形狀。一下、一下、又一下,黑乎乎的紙緣鑲爍著亮晃晃的金絲,扎得眼球好生難受。
 
  夏沫是相信輪迴的。她想,或許第一個說出「往生」這個辭彙的人也是對六道轉世之說信以為真的吧。
 
  轉生、轉生,從此岸渡往彼岸,由今生進入來生。
 
  「既然都是生,妳為什麼不能繼續待在這裡呢?」
 
  夏沫望著爐火,喃著連自己都覺得荒謬的質問。沒有對象的質問混著煙塵翳沒天聽,在料峭的風裡逐漸死去。
 
  母親守著牌位不肯離去。小阿姨珍而重之的將兩枚黃澄澄的五十元硬幣交到夏沫手裡。最受疼寵的外孫女在人前始終扯著一抹笑,笑著合掌,合掌恭敬的徵詢。
 
  「婆,錢有收到嗎?」
 
  聖筊。
 
  「婆,食物吃了嗎?」
 
  笑筊。
 
  「婆,奇異果有收到嗎?」
 
  聖筊。
 
  「那妳錢要記得用喔。食物也要記得吃喔。不要捨不得喔。」
 
  銀爐裡,紅蛇扭顫,金絲流竄,烏黑的紙屑翻飛如細雪。
 
  冬天已經走了,妳也已經不在了。
 
  妳離開的時候,就算我們再怎麼捨不得,也不得不捨得了。
 
 
 
 

2017-04-30

【浮生狂想】61.嗤之以鼻

 
 
 
 
  在茫茫人海中與妳對視,於我輕而易舉。
 
  妳說,這代表我們是彼此的命中註定。
 
  不。不是的。不是那麼繾綣的因緣。
 
  我這輩子都在追尋妳母親的容顏。
 
  妳不過是湊巧復刻了她的眉眼。
 
  「少自以為是了,臭丫頭。」
 
 
 
 

2017-03-31

【浮生狂想】60.來日方長

 
 
 
 
  頸間齒痕早已止血,故舊親朋悉數入土。
 
  你就著月光憑弔過往,在追憶晨曦的同時哀悼死亡。
 
  蛻為夜色之前,青白纖軀煞有介事的對著水鏡攏整襟袖。
 
  為什麼呢?睡眠獨獨替你招致日益難堪的疲態。